中国营销传播网 频道导航
在线投稿     

会 员 区 网站地图
首页 动态 文库 知识 资讯 社区 服务

高级搜索

EMKT营销文库
最新文章 最热文章
读者推荐 全部文章
麦肯特培训课程

麦肯特提供优秀的营销与管理培训课程、内训与咨询:

* 领导者之剑 - 突破思维
* 情境领导 经理人之培训





专题 | 精品 | 行业 | 专栏 | 关注 | 新营销 | 战略 | 策略 | 实务 | 案例 | 品牌 | 企划 | 企业与人
中国营销传播网 > 企业与人 > 人在旅途 > 刘永行聘我作老总!

刘永行聘我作老总!


中国营销传播网, 2004-11-01, 作者: 刘挥, 访问人数: 3627


  颠沛流离的职业经理的打工生涯于我已有十年了。

  在这些说不清是人生的辉煌还是人生的颠扑的多姿的岁月里,对于作企业这个没有穷尽的真知,我总是象置身于信念的鲜花或孤寂的蒺藜之间的修士那样:路漫漫兮,吾将上下求索。为此,我有时觉得自己象一个满怀痛苦,却又逆来顺受的穷汉;有时,我觉得我象一个贪得无厌,却又谦恭备至的富翁;有时我觉得我是一位正徘徊于暮霭中迷醉于审字酌句的诗人……商场啊,你给了我太多的考题!我总是想在理论和实战中,象埋头书稿的学者那样去求证解答,我总梦想象古之贤臣吕望、管仲、陈平、孔明……辅佐君主那样,辅佐那些待我恩重如山的老板,把他们的一个个企业都搞得红红火火,财源滚滚。

  我走上职业经理人这条不归路,得感谢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行,是他让我这个卑微的打工仔在为企业铸造辉煌的同时,也铸造的自己快乐的人生,至今让我怀念、留恋……

  赶鸭子上架 我当上“南郭总经理”

  1994年夏,在希望集团湖南邵东希望饲料公司作了三五个月办公室主任,又在希望集团重庆希望饲料公司作了两三个月销售主管的我,突然接到集团总部的调令,令我出任集团的窗口企业——北京美好希望饲料公司总经理。这突然其来的升迁之喜让我惊诧和措手不及。在我的家乡乐至县,从盘古开天地到现在只出了一个带“总”字号的,这就是建国时的陈毅元帅——陈老总,而现在就是我了。再说我当过农民、当过兵打过仗受过伤,女兵背我下火线……退伍后在企业作过门卫、工会宣传干事和厂长秘书、在工业局写过工业局志,上过鲁迅文学院和党政管理大专班……但在单位从来就是当“兵”,唯独没当过“官”,可眼下一下叫我去管一个三五千万资产的企业,一百多号员工,我能行吗?刘永行拍后我的肩膀说:“我以前是要街边边摆摊摊修那些破电器的,现在我指挥几万人的集团企业……刘挥啊,啥事都不能自我设限。要相信自己的潜能。再说几千万交与你,我都不怕,你怕什么?……”

  赶鸭子上架,我只好硬着头皮上。北国隆冬,屙尿成冰。但吃苦于我这个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小伙子来已是小菜一碟。我带领一帮创业者驻进了北京朝阳区小红门乡郊外的炼油厂。这是一个象《西游记》所描绘的妖精住的盘丝洞的地方,烟熏火炕,蜘蛛网吊,杂草掩人。我们手持镰刀拂去尘网、刈掉杂草,一边安装饲料设备,一边搞基建盖车间。为了早赚钱,车间还没盖好,就开机生产。购设备、买原料,打市场……成天几十万巨款就在我签字的笔尖下一笔笔飞走了。我这一惯一分钱捏出水都花不出去的穷鬼,每到签付款单时手就莫明发抖。因老板赐我这非亲非故之人一顶总经理的乌纱帽,这在国营哪里,我得烧多少香?瞌多少头?干多少让事后做恶梦的事情才能如愿以偿?这于我来说可谓是“皇恩浩荡”啊,我为这样的“恩公”作事咋不诚惶诚恐,如履薄冰,唯恐有失啊!我白天大事小事一把抓,夜里还披衣起来接待白天不能过北京城拉货的客户,一夜还检查几次门卫和生产车间员工有无打瞌睡者……我以为这就是最尽职的管理者了,这样就可创造出效益来报答有知遇这恩于我的老板了。结果事与愿违,企业于我总是如一个劣等驭手与烈马拉的马车,总是难以驾驭。不是火车站不给装车发货,就是车站同意装车了,饲料机器突然出问题生产不出来饲料来,再不就是发出去的饲料霉变客户要求退货……真是险象环生。

  说来我当时作为一个饲料企业的总经理也太差了一点,搞饲料居然只知道菜枯是榨油后的附产物,不知道豆粕是用无机油浸出、分离、提取的。而当时总部给我配的一个四川畜牧学院的领导来作技术的“专家”也和我一样“南郭”得可以。一开始,我们的肉鸡饲料反映长势好得不得了,唐山市唐海县有名的饲料大经销商郑国川两天拉一车——18吨,高兴得不得了,他到处吹希望集团真不愧为饲料大王,获得了国家六大金奖。甚至自己掏钱,让我公司一个叫张志刚的广告员去给他刷大幅标语式的广告:希望饲料荣获国家六大金奖,质量最好全国销量第一……但就是财务上反映这个品种没利润。我决定在配方上减少豆粕的用量,增加菜粕的用量,理由是都是植物蛋白原料,菜粕价格便宜很多,咋不能用。经销商说饲料颜色太黑。我说黑芝麻糊也黑,可人家拿它作卖点。我如此荒谬的作法与说法居然乐得那个畜牧学院来的“专家”一边在房内转着圈、搓手,一边连连赞美说:“嗯,这是一个好主意,好主意!”于是他连夜为我赶制被我命名为“黑牡丹”的菜粕型肉鸡饲料。结果菜粕多了味苦,适口性太差,那些可恶的圈养鸡也不肯将就,只一个劲儿地往外啄,就是不往肚里咽。气得我真想再给它们添上一瓶滴滴畏。我围着一家鸡场转了三圈,突然妙计上来:根据本尊小时特能吃糙食的经验就是要饿得好。我建议养鸡户来个饥饿换料法:先饿它一天。这一招灵:饿了一天后那些满身长毛的家伙果然屈服了,一口一粒地啄来吃了。但第二天,经销商老郑在电话那头几乎急得要哭了:“快派技术员多带些痢特灵来,全体大小鸡统一拉稀,少了止不住啊。你们希望饲料什么他妈的饲料大王!纯一个拉稀大王!什么他妈的六大金奖,狗屁不是!……”后来我与接任的王连平总经理去催收一车临时欠款,郑国川这位幽默的冀东汉子在招待我们的时候,让我们也成了拉稀大王,尤其是年岁偏大了一点的王总拉得打了两天吊针,身体虚脱得象喝醉了酒似的——走路左脚敲右脚。

  这一年北京美好饲料公司投产的第一年,只赚了差点两百万,而北京房山希望却赚了二百多万。刘永行那愤怒的声音通过电话线从遥远的地方直冲我的耳鼓:“企业消耗了资源,却不赚钱就是犯罪!……”我把话茼举在耳朵边汗如雨下却一句话也说不出,一种有负“圣恩”的负疚感象潮水一样漫过我的心间。我一下觉得刘挥渺小得尢如一粒可以让人视而不见的尘埃,而岳飞却在我跟前耸入云霄。看来我有身逢乱世遭遇“皇恩”之大运,却无象古之志士贤人那样的报恩之能。那是冬阳清丽的春节,我独自一人流浪在极尽繁华的、有着三朝皇城的故宫圣殿前,泪水无声地滚过了我清瘦的脸庞……

  事隔多少年后,一次我试探着,用探询的目光望着永行董事长那具有汉官威仪的脸,问:“当初你和永好总裁……怎么一下子,决定把那么重要一家窗口企业交给我……我这样一个连菜枯与豆粕都弄不清楚的人来……来管理?”

  刘永行蓦地一串哈哈,笑得灿若春阳:“刘挥啊,你知道为什么吗?这么跟你说吧。这就象当年解放军南下,一下占领了太多的地方,需要的干部太多;你呢,在湖南邵东希望遭受到歹徒围攻时敢挺身而出,对企业忠诚,我们看到这一点后就决定用你。致于能力那是可培养,可以在实践中锻炼嘛。你现在不是就会了吗。”


1 2 页    下页:第 2 页 8




欢迎作者投稿,投稿即表明您已阅读并接受本站投稿协议(http://www.emkt.com.cn/article/send.shtml)
本网刊登的文章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并不代表本网立场。文中的论述和观点,敬请读者注意判断。


相 关 文 章(共2篇)
*市委书记聘我救国企 (2004-11-01, 中国营销传播网,作者:刘挥)
*总经理遭遇黑社会 (2002-11-05, 《智囊》,作者:刘挥)


主页关于麦肯特关于网站招聘信息广告服务联系方法

版权所有©2000-2021 深圳市麦肯特企业顾问有限公司
麦肯特®、EMKT®、情境领导® 均为深圳市麦肯特企业顾问有限公司的注册商标

未经书面明确许可,本网站所有内容禁止任何形式的复制和转载
如有任何意见或建议,欢迎与我们联系


本页更新时间: 2023-02-01 05:10:12